上篇說到56號碼頭的鐵礦砂,它的傳奇當然不是到上一篇就結束了,若是那樣就不叫傳奇了。

 

大蘇現在還沒老到可以像我爹那樣時間都記的很清楚,所以呢,發生在哪時候我也都不寫年份。反正就是有個朋友是做電解銅買賣的,他某天說要來找我談鐵礦砂的事,要請我幫忙他。那時候大蘇都是本著學習的精神,幾乎什麼案子都會去試去聽。

 

一開始來見面時就胡扯亂扯一大堆,後來他問了很多問題,來來回回幾次大蘇也被搞煩了,就請他直接說明他要幹麻。隔天他就帶了一包東西給我,要我去驗驗看。然後說這是很好的機會,這位老闆急著要脫手,他跟老闆很熟,所以才有第一手的消息 (這樣的話是不是常在大蘇的文章內看到,所以以後你聽到這樣的話要小心)

 

我就問他東西哪來的?他就不講,只要我拿去驗貨。我說我不做這種蠢事,要嘛貨主自己拿去驗,給我檢驗報告。不然就是他自己拿去驗。結果他就說他有檢驗報告了,就很神秘的拿出上一篇我出示的那一張報告,很慎重的說,這沒幾個人有,他相信我所以才給我看。

 

看完後我也沒講什麼,只在心裡面問自己,要不要把我那一張拿出來給他看,後來想說算了。然後呢就問點比較實際的,問他這位老闆急著要脫手那他要賣多少?他就說:老闆是希望賣一頓美金XX (為了避免無謂的困擾,所以用位數替代),我聽完,心裡面的OS是:怎麼比我以前聽到的還貴。

 

還好大蘇是鞋佛的人,所以心存善良。也沒再說什麼他被騙了之類的話,但是經不起他的盧小小。

 

我就跟介紹一位重量級人士(說是重量級是因為他體重140多公斤)給他認識,我跟我朋友講,他要處理這一批貨只有這位先生可以幫他。

 

他們兩人見面,人家也不廢話,直接說了:這一批他知道很久了,要處理貨,沒問題。他也知道貨主急著脫手,要的話,就請我朋友回去跟貨主講,接受他的價格馬上現金交易。

 

我朋友聽到就眼睛亮了,現金耶!然後就卑躬屈膝的用很賤口氣問:那請問是多少價格呢?只見那位重量級人士緩緩的伸出一支肥肥的手,然後ㄠ了幾根手指頭下來,用沉穩且堅定的聲音說:就這樣。

 

當場我朋友就愣了,輕聲的反問說:真的就這樣?

 

然後,重量級人士說:確定。我等你兩天給我回覆,兩天後沒消息就算了,再來找我我也不要買。

 

結果當然是沒有回覆了,否則就不會出現第三段的血淚故事。

 

第三段的故事我還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寫出來,而且還要經過故事主人翁的同意,畢竟那個過程還在令他心痛當中。

, ,

大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